我的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热门事件 >

刺死辱母者案后续 叹:我心中缺失的安全感!

编辑:小冰
发表时间:2017-03-28 11:37

刺死辱母者案后续 叹:我心中缺失的安全感!

刺死辱母者案后续 叹:我心中缺失的安全感!这周,山东聊城一起“刺死辱母者”的因高利贷催债引发血案备受全国关注。女企业家苏银霞因借款后无法偿清欠款,遭催债人辱骂、殴打、限制人身自由和露出下体抽脸等暴力催款行为。其22岁儿子于欢因不堪忍受母亲被多名催债人欺辱,用水果刀乱刺,致1人死亡3人受伤。2017年3月17日,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,同时,于欢还需赔偿死者家属30598.5元和伤者53443.47元。于欢提起上诉。

据悉,苏银霞因经营工厂资金周转困难而向当地涉黑团伙头目吴学占借款135万元,约定月息10%。此后陆续归还现金184万,再搭上一套70万的房产后,还剩大约17万余款未还清。

催债人员用不堪入耳的羞辱性话语辱骂苏银霞,并脱下于欢的鞋子捂在他母亲嘴上,还故意将烟灰弹到苏银霞的胸口,被于欢刺死的杜志浩,甚至光天化日之下,脱裤子露出生殖器抽打苏银霞的脸......工友们报警之后,警察赶到,短短4分钟之后,就离开了现场,只丢下一句话,“要账可以,但是不能动手打人”。看到警察要离开,被控制的于欢试图冲到屋外唤回警察,被催债人员拦住并一阵暴打。情绪崩溃的于欢,在混乱中随手拿起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,刺向催债人员,致使杜志浩等4人被捅伤,其中,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刺死辱母者案后续 叹:我心中缺失的安全感!

山东省高院披露: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和被告人于欢对一审判决不服已经提起上诉,山东高院于3月24日受理此案,合议庭现正在全面审查案卷。随后,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转载了山东省高院的消息。

最高人民检察院宣布:派员赴山东对该案事实、证据进行全面审查,对媒体反映的警察渎职等行为进行调查。接着,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官方微博表示,第一时间抽调公诉精干力量全面审查案件,在该案二审程序中依法履行出庭和监督职责;对社会公众关注的于欢的行为是属于正当防卫、防卫过当还是故意伤害等,将依法予以审查认定。

山东省公安厅官方微博宣布:已派出工作组,对民警处警和案件办理情况进行核查。

聊城新闻网报道:聊城市已成立工作小组,针对案件涉及的警察不作为、高利贷、涉黑犯罪等问题,全面开展调查。

当天,从聊城市公安局东昌府分局办案民警处得知,目前于欢案中10名讨债者(11人中杜志浩已死亡)全部被抓,案件已经移送到检察院,审查起诉。

来势汹汹的舆论焦点集中在几个问题上:第一,法律如何回应伦理困局?面对侮辱自己母亲的杜志浩,作为儿子于欢奋力反抗,于情于理有错吗?第二,出警人员到案发现场的4分钟停留,究竟说了什么,干了什么?是不是导致事件升级的导火索呢?第三,当地涉黑头目吴学占,放高利贷,利用不法手段催款为什么没有人管?是谁在充当保护伞?第四,女企业家苏银霞为什么所迫,不得不向民间高利贷借款,当地的金融企业为什么不对民营企业房贷呢?有没有涉及到当地政府官员的不作为?

层层扒皮,层层挖掘的背后,仅仅是法律与伦理的撕扯吗?我看未必。从事件的起因,到事件的结果,如果仅仅局限在法律的条条框框中考虑是远远不够的。此类案件暴露出的问题让人触目惊心。虽然二审尚未开始,虽然我们所有人无法真实的还原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?但是面对如同滔滔江水,席卷而来的舆论,终究有人要站出来澄清真相,终究有人要给法律和伦理一个交代,终究有人要挨板子,终究有人要捍卫公平与正义,捍卫法律的权威。

3月27日在北京师范大学召开的首届网络伦理论坛上,中国伦理学会负责人在演讲中提及此事,称:无论最终结果如何,这个事件一定会载入中国法律史、伦理史和新闻传播史。

需要站出来澄清真相的有三个人:第一个,政府官员。事件的起因是民间借贷,为什么民营企业家发展实体企业却无法从正规的银行贷款?当地的政府官员有没有不作为的行为;另外涉黑团伙头目吴学占已经被抓,究竟是谁在充当他的保护伞?第二个,出勤民警。当时有人报案之后,警察赶赴现场之后,为什么四分钟就从屋子里出去,是勘察取证,还是甩手不管?当事民警需要站出来,说清楚事情的经过。第三,一审判案的法官。对于于欢“辱母杀人案”的审判,作为法官依据的证据都有哪些?做出的量刑裁决是否妥当?

一位大三的女学生“三儿”,在自己的公众号撰文《刺杀辱母者:我心中缺失的安全感》说: “我好像失去了安全感,在如此事件被曝光的情况下,这种感觉来得更明显,我害怕在这样一个家园里生活,因为我可能随时受到威胁和侵害,……作为一名女性,面对如此侵犯尊严,侵害身体的事,而求助之门却被’正义’狠狠摔在脸上的时候,稍微有一点勇气的人,如果可以,应该都会选择暴力相向吧,否则,我们还能拿什么来维护我们作为一个人的尊严?”

正如网友说,“人心倒了,想扶就扶不起来了。同理,对司法失去信任,何谈依法治国。”


    相关文章 /